民间米酒.

不間 斷更.

钴蓝【VMIN】

我不是艺考生不是艺考生

哪里写岔了我很抱歉TT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没戴眼镜,迷瞪着眼睛去盯那副素描明明是连阴暗面也好好耐心的去描了,对比起以前那些,这幅哪里不好。

越想越不服气,又去问那老头,却又是碰了壁:

“你看看你这平衡线对整齐了没,”

老头拿起一支笔就往朴智旻头上敲,“你还好意思来问我。”

他看到就画,起稿描边什么的都连脑子的边都没擦过,画出来歪歪蹭蹭,那面比这面暗了,左边的线对不上右边。画出来的倒腾一看硬是分辨不出来是什么东西。


艺考生都要经过个小半年的集训去为艺考做准备,朴智旻的父亲是个生意人,倒也不了解这些有的没的,...

群青【VMIN】

四月时,在纽约城租的那层房子在三楼,却是顶楼。楼下是一家洗衣店,他有时候会把金泰亨沾了颜料的衬衫扔在那,在对面的四川餐馆胡乱完成晚餐后再把它们取上楼。

在夜间,金泰亨会点着一支香烟把头伸出窗口,看着楼下那条小路的车水马龙,看下面餐馆角落一对小情侣的拥吻,看厨师把餐馆里的垃圾堆在路边。朴智旻看着对面在中餐餐馆出出入入的亚洲人和路边的英文路牌,总觉得和自己的美洲梦有些差别,但又说不出是哪。

屋里堆满了画架,一般都是金泰亨从皇后区搭E线回到布鲁克林,时间不限,有时候早点,十一点,有时候一点。再晚些,朴智旻就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然后抬起头来把头伸到窗外张望,想要知道金泰亨是被打死在了哪个街头。...

湿柴烈火【南硕】

嘎嘣一下把薄荷糖咬开,嚼得脑袋疼。
自早上以来,雨就没停过。弯了弯脖子,感觉潮湿的空气都把自己身体的各个部分都粘住了。金南俊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,颈椎不太好,喜欢带着耳机躺在床尾,那第二天起床就会在脖子上发现缠成一团的耳机线。
睡到半路耳机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,手机倒是被压到没电。迷迷糊糊起来给手机插上电。

眼睛涩的要命,闭上眼睛又感受不到睡意,金南俊就着那一奇怪且诡异的姿势蜷缩着,瞪着天花板。

心血来潮,说要出去走走,地上的一坑积水映出他脖子上的一段银色链条,湿了他脚上的帆布鞋。
他迎着雨向前走,金南俊眯了眯眼睛,感觉雨水糊了眼睛。走过的墙壁不知道被哪个混小子涂鸦过了,

谁都喜欢红玫瑰,”

不懂。...

新建文档【宜七】

純屬虛構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崔荣宰第一次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来,手边的行李箱提醒了他孤独感。当崔荣宰第二次回到这个对他而言过于沉默的城市,手心里的银行卡告诉他了什么叫做局限感。 


这个城市,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太过残忍。。



这座城市是一个深不见见底的湖,当崔荣宰把一腔热血都投进这个湖里的时候,没有一丝回应甚至连水面都没有激起一丝波澜。始终陪伴他的只有永无尽头的孤独感,以及和那个四四方方的小破皮箱。 


崔荣宰回顾四年,整整四年,自己也从当初鲁莽的毛头小子学会了如何用理智思考。 用了整整四年,也是那短短四年,崔荣宰怎么觉得自己越长...

繁城华下【上】

*民国时期背景


*时间线混乱


*人物介绍篇


*友情向发展


#历史生慎入ˊ_>ˋ怕你气死


————


朴珍荣眯了眯眼睛,听说最近上海崔家的小少爷和新来的外交官的小儿子走得可近。

崔家家大业大,是全上海滩最大的布料出口商,但在崔小少爷之上,崔家还有一位千金和一位少爷,千金近来就要出嫁,夫君是东边的军阀林家,离娘家不远。佳人成双,门当户对,旁人怎猜不到,是崔奶奶的意思。 


崔奶奶临近五十,年轻时是外交院里的一枝花,在那个水深脚浅的地方,虽年纪轻轻但谁也对着这个俄罗斯姑娘慌了五分。当时经历尚浅的崔老爷也曾尝试着去打听这位名声渐迸...

1 / 8

© 民间米酒. | Powered by LOFTER